<th id="0cxum"><track id="0cxum"></track></th>
      <em id="0cxum"><object id="0cxum"></object></em>
        1. <button id="0cxum"><acronym id="0cxum"></acronym></button>

          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冷眉语
          加入时间:2016-02-20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冷眉语:《左诗》主编,出版诗集《季节的秘密》《对峙》,江苏作协会员,苏州作协会员,昆山作协会员。

          不要拔除那棵蒲公英

          等到布谷鸟在树上唱起歌......

          等到布谷鸟在树上唱起歌
          就能闻到青麦的香气
          光阴像散落地上的词语
          而麦田为后工业的高楼
          腾空了自己。雾霾是
          一只鸟灰蒙蒙的翅膀
          我的童年是雪地上
          白色的羽毛
          我还是相信,白色过后是青色
          为此我去了青藏高原
          其实,我只想把自己
          彻彻底底青一次


          摄像

          是显示器在撒谎
          它用了诡辩术
          失眠好几天了
          我们都是时光转换过的病人
          病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今早路过湖边时看到
          浪花依旧落在了水面上
          水底的沙子
          并没有飞进我的眼里
          我清楚看到一个人
          他站在岸边,手转着镜头
          对着远方。像一幅不画而画的
          自然画
          被湖水记住


          五月初五

          如果这是诗人的黄昏
          太阳的影子会不会躲起来
          可是,我并没写下片言只语
          今日出生的父亲,已将生之痕迹
          消灭于厚土。我彷徨
          不知会被流水掷到何处
          窗外,灯火又在诱惑迷路的飞蛾
          星光还没从沉沦中流转出来
          苍穹弥漫着黑烟
          有人抱着熄灭的灰烬
          继续贪睡。我在等
          江水收成一片枯草时
          我写下的词语,是否被流水看见


          不要拔除那棵蒲公英

          它杵在那片草坪中间
          显得不够协调
          它开花抑或飞舞
          都那么美好
          这个季节,总该给它一个降落

          秋风扫过的大地,没有什么
          被免于恐惧
          水面上
          它飘飞的样子——

          不同的世界
          只有简单的生命
          互相致以简单的注目

          在一颗枸杞里安身立命(组诗)




          你终于通过一粒小米融进我的生活
          当你用红色渲染
          我像天色一样暗下来
          我所钟情的事物也跟着暗下来
          譬如故乡譬如远方
          芦苇愈发空了
          像大地上众多失神的眼 
          一到这时候,我无法看清自己
          谁动了我的粥!
          我在母亲的炊烟里破碎
          当你从低矮的灌木丛俯身进入更加
          低矮的人间,与这浑身暗疾的生活
          混为一谈——
          这被压榨,又被粉饰的人生





          抓几粒枸杞放入杯子,开水冲泡
          它漂起来,在缭绕的湿气中
          越来越鲜艳
          收紧的身体一点点膨胀的样子
          欲望一般
          与我所经历的七月
          形成鲜明的对比
          真实如此虚幻。天说黑就黑了
          时间那巨大的钟摆
          垂下僵硬的指针
          故乡摇晃得愈发厉害
          “她有血有肉而不幸的嘴巴进入我的呼吸。”
          喝一杯淡红的枸杞茶
          就能压惊、安神
          含泪的眼疾就治愈了吗
          雨就能从诗歌的末尾撤走吗




          它是要和菊花在一起的
          它是要和刀锋在一起的
          必须是要被霜打了的那一种
          必须是要晒干水分的那一种
          必须是在大地书写过植物的草本纪
          又被押入大风的秋天
          不得不嵌进于旧痛与新伤的那一种
          必须是盛开过,大火过后
          不会成为灰烬的那一种
          陷阱的那一种
          我更愿意它是刀锋
          收割我茫然的命运





          《诗.小雅.四牡》:“翩翩者鵻,载飞载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将母。”
          在不能抵达江南的北方之北
          在目力无法企及的远方,我想你   
          一只鹁鸪病倒在《诗经》里  
          药那么重
          药方那么轻   
          《神农本草经》是转身之后
          无法更改的宿命,我辗转反侧
          从此无枝可依
          那首民谣从梦境到现实的距离
          比故乡远,比伤口近
          一颗色泽鲜红的枸杞子悬在生活之上
          一颗小小的炸弹
          即将引爆




          喝过黄河水的枸杞
          与别处的不同
          经历过沙砾磨砺的宁夏枸杞
          有着大胸怀
          但它是装在小盒子里的
          它的小盒子是不引人注目的   
          或者它在一只纸袋子
          牛皮纸那样
          不足以吊起一些人的眼球
          你打开,你就看到了宁夏的本色  
          精致的小小美人
          身著古典的民族风
          向你走来
          从此明眸善睐。天下无病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

          彩票33app

          <th id="0cxum"><track id="0cxum"></track></th>
            <em id="0cxum"><object id="0cxum"></object></em>
              1. <button id="0cxum"><acronym id="0cxum"></acronym></button>